首页 >烘焙

电视剧家门的荣光剧情分集介绍

2019-06-08 19:53:09 | 来源: 烘焙

经期延长腹痛吃什么药好
月经后期痛怎么回事
痛经气血虚弱证表现

本文为您提供《家门的荣光》剧情分集介绍:

第1集

妻子贤玉带着警察突然袭击旅馆,泰英身着内裤被逮了个正着。泰英被警察以通奸嫌疑带离旅馆时,在走廊里撞上了嫂子英姬和一个年轻男子从房间里出来,泰英和那个男子大打出手,结果两人都被带到了警察局。

书英接到急急忙忙赶到警察局,方才知道妻子外遇之事,震惊中又接到曾祖父去世的。英姬提出离婚,书英当着众人的面在英姬面前跪下,求她帮助料理曾祖父丧事。

在济州岛出差的丹雅也接到了曾祖父危急的消息,她火速赶到机场却没有买到机票。正焦急之时,丹雅发现了下午见过面的江石,求他把票转让给自己

第2集

全家人都回到了宗家,按照传统葬礼程序,换上丧服,迎接前来吊丧的客人。李万甲前来吊唁,拿出了一大笔礼金,但却被拒收,望着名门宗家的丧礼,李万甲大惑不解。

李万甲的儿子江石也来吊唁,在后院里遇到丹雅,由于出言讥讽丹雅,挨了丹雅一耳光。

前来吊唁的宣传室长李英仁因害喜而不舒服,石浩一边为她拍背,一边焦急地望着她,英仁说要做手术拿掉孩子。丹雅在背后担心地看着二人。宗家屋内,河万基会长盛怒之下丢起木枕向石浩砸去,血从石浩头上流下来

第3集

石浩交代丹雅照看河万基会长,自己出门上班。河万基会长在宗家祠堂里行罢礼,像罪人一样双手合十站了一会儿,然后虔诚关上牌位门,边喃喃自语:有生之年不会再进此门里了,丹雅在旁边看到这里,紧咬嘴唇没让眼泪掉下来。

泰英承诺给东东再买一个游戏机,让东东帮他说服贤玉,但是无论泰英怎么求情,怎么表白自己爱贤玉,贤玉也不为所动,告诉泰英不要再浪费时间,自己带着警察去旅馆捉奸时,两人的夫妻情分就已结束。

江石很偶然地看到妹妹惠珠把贤奎用过的杯子从垃圾桶里捡出来

第4集

泰英带东东回到宗家,河万基会长要东东和自己住一起,由自己亲自教导,以免像他父亲那样没有学好。河万基会长找到贤玉,向她保证自己会努力改变状况,请她不必把泰英当丈夫,权当是多带了一个孩子。贤玉向会长道歉,说自己虽然是为了带大泰英的孩子而嫁进来的,但仅凭这一点没法坚持下去。

丹雅的课堂上,惠珠因为害怕当着全体同学的面讲话,压力太大以致晕倒,丹雅把惠珠送到医院。江石接到丹雅赶到医院,指责丹雅:既然是惠珠的老师就应该知道惠珠不喜欢站在别人面前

第5集

河万基会长屋中,石浩在请求允许他和李英仁结婚,但得到的答复是:3年服丧期满后再说。石浩仍不死心,继续说服父亲,河会长询问李英仁的家庭情况,当听说是公司的弘报室长时,万基坚决不同意。家人们在门外听到要做石浩要娶的人是弘报室长,感到既荒唐又不可思议。

书英送要去美国的英姬到了机场,突然发现真儿闯到马路上,急踩刹车

第6集

石浩接到英仁跑来,发现英仁已晕倒,急急忙忙把她送到医院。

茉顺在桑拿房里见到真儿,车时贤玉告诉泰英,认为泰英并不是那么坏的人。望着远去的火车,泰英大喊:谢谢,对不起,在车站里久久没有离开。

在一家旅馆的走廊里,丹雅和江石不期而遇

第7集

丹雅约英仁见面,询问她对与父亲结婚的想法,英仁毫不犹豫地否定了嫁给石浩的可能,让丹雅装作不知道此事,丹雅听了心情沉重。

贤奎在一边观看丹雅在操场上踢足球,南教授鼓励他在这种时候要有所表现,丹雅踢完球去洗漱时,递上毛贤奎巾并声称自己不介意一辈子被当作那个人,丹雅告诉他不可能,贤奎垂头站在原地。

夜深了,三月奶奶发现丹雅腿上严重的伤痕,一边帮她敷伤,一边抚摸着把脸埋在膝间的丹雅,感慨万千

第8集

公司破产传闻及资金周转不灵使书英和泰英受制于万甲父子。万甲吩咐江石不要太绝,恰好此时书英打来,江石没予理睬。

丹雅和贤奎赶到医院,替李家的儿子支付了医疗费,阻止了李家把族谱卖给江石,丹雅安慰李家父亲:族谱不是能买卖的东西,她将尽力帮助李家。江石为此很恼火,对丹雅出言不逊,结果又挨了丹雅一记重重的耳光。贤奎上前抓住了江石的衣领,却被江石一拳砸在脸上

第9集

河会长带江石到与丹雅一起散步时到过的地方,告诉他如果仅仅是公司倒闭这种问题,自己不会来找他,但因为是家乡的乡亲们参与的工程,不想让乡亲们受到连累,因此求江锡出手帮忙。江石反问会长:如果和自己合作,就要承受很多风险,这种情况下河会长是否还愿意合作?

丹雅告诉贤奎,因为他太像自己死去的恋人,所以对她来说贤奎是最让她痛苦的人,请贤奎不要再接近自己

第10集

江石相亲回来,见媒人崔先生对母亲英子说话很随意,提醒崔先生好好想想他应该服从的对象是谁。崔先生被江石的气势压住,江石于是告诉崔先生,希望以后不要再介绍不够层次的女孩。

东东在屋中闲得无聊,向河会长提出玩电脑游戏,河会长建议他不如在地上打滚,那样也比电脑游戏有利于健康。东东正在滚来滚去时丹雅进屋,送给东东一套《三国志》漫画。会长和东东二人争看漫画

第11集

丹雅来到英仁家,要为她做海带汤滋补身体。英仁内心感动,问丹雅是否宗家的孩子都会如此行事,丹雅回答称,自己的名字由祖父所取,她不想违背名字的含义,所以一直这么过的。英仁坦率地讲了自己无法嫁给石浩的理由,并声称想独自一个人静一会儿,丹雅没有同意英仁的要求,轻手轻脚地进入厨房煮海带汤。

江石到学校找到丹雅,问她是否了解大成建设面临的危机,提出如果丹雅肯把族谱交给自己的话,由他出手救大成建设

第12集

英子接到,得知无法参加历史学习聚会,自尊心很受伤。江石安慰英子,不能参加是因为聚会里的妈妈们嫉妒英子的美貌。

英仁联系石浩,称自己一个人食不甘味,约石浩一起吃晚饭,石浩告诉她自己正在努力忘记自己是个男人,拒绝了英仁的提议。

丹雅向河会长表示,听到过哥哥们的谈话,认为万甲父子是不应该合作的人,问他可否重新考虑合作之事,河会长认为不能坐视乡亲们的血汗钱浪费在公司的工程上,希望江石千万要放弃心中的想法。

丹雅和会长在曾祖父的房间外看到东东在屋里读《三国志》,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第13集

万甲父子对宗家的祭祀十分好奇,直接来河会长家中拜访。万甲父子参观了宗家祭祀,面对村中长者的问题,万甲做出出身名门之家的样子,以不方便回答掩饰过去。

河家姑奶奶珠贞对江石一通夸奖,然而当听说江石实是想吞并河家公司的人后,故意弄湿了江石的衣服。丹雅熨干江石的衣服还给他,江石以深邃的目光注视着丹雅

江石母亲英子向丹雅提出跟她学习历史。万甲找到石浩,提出了一个让石浩为难的建议。河万基会长叫来丹雅,询问丹雅的意思

第14集

丹雅来到江石家,和英子讨论学习历史问题,英子说她想学古董方面的知识,丹雅表示那不是她的专业,江家人听丹雅这么说,一阵忙乱,令丹雅很吃惊。学习结束后,英子打炫耀她学到的知识,对自己的表现心满意足。

泰英不满意江石参与公司的经营,向书英提议下班后和父亲一起去喝一杯。兄弟二人推开石浩办公室的门,发现石浩正动情地拥抱着英仁

第15集

丹雅去万甲家给江石母亲讲解历史,被留在万甲家中吃晚饭,席间江石说出造成他买不到族谱的人就是丹雅,并称丹雅天赋异禀,生来就有教训别人钱不是万能的的使命感。

瑛顺在路边小摊喝醉了酒,与打女人的男子动起手来。泰英恰好路过这里,看到瑛顺挨打,也参与了战斗。

石浩向万基会长提出与英仁结婚要求,并告诉会长英仁已怀孕,会长听了脸色阴沉

第16集

会长召集家庭成员,宣布石浩与英仁的婚事,泰英站起来大声反对,坚决不同意父亲娶已患重病的李英仁室长。

万甲家里英子在讲丹雅的事,她告诉万甲和江石父子:丹雅是寡妇,新婚旅行途中发生意外。

石浩带英仁到家里拜见万基会长,会长叮嘱英仁多替他人着想。

贤奎严厉制止惠珠再跟踪他,惠珠深受打击。第二天,江石发现惠珠在卧室里昏睡不醒,急忙送她去医院

第17集

江石正式向丹雅提出配合他演戏给惠珠和贤奎看,丹雅为惠珠和贤奎二人着想,同意了江石的建议。江石和丹雅在博物馆见面,见贤奎出现,立刻按约好的内容做给贤奎看,贤奎十分生气,转身离开。

终于,英仁和石浩在宗家举办了隆重的传统婚礼,按照传统方式打扮一新的二人,坐着轿子出现在婚礼现场

第18集

英仁凌晨5点醒来,伸着懒腰打着哈欠,听三月说宗妇要每天早晨穿着韩服请安,连忙求三月开一面照顾照顾自己。早晨吃饭时,英仁对男女分开就餐很不理解,指出这是性别歧视,万基会长同意了英仁所有人一桌就餐的要求。

丹雅腿痛的毛病发作,贤奎要送丹雅回家,但丹雅打让江石来接他。当着贤奎的面,丹雅上了江石的车,惠珠在后面目睹了这一幕

第19集

江石称丹雅中了爱情之毒,建议丹雅利用自己解毒,丹雅听了挥手要给江石一巴掌,江石抓住了丹雅的胳膊,留下一句我们的演戏越来越有趣后离开。

真儿在书英的公司里工作,经常会碰到书英,真儿为此感到疲惫,于是向书英告别,离开公司。

珠贞拒绝做宗家的记录片,局长生气地扬言要把她下放到江陵。江石在练歌房让丹雅练歌

第20集

真儿看到书英的车停在了自家门前,跑了出去,两手拍打着书英的车窗,泪水止不住流下来。

瑛顺的病房里,泰英和瑛顺一起看漫画书,瑛顺接到妈妈打来的后,伏在泰英的肩上大哭。

丹雅坐在江石车里,两人正说话间突然一辆车插在了前边,江石一个急刹车,丹雅瞬间脸色惨白,一边的江石大惑不解地望着丹雅

第21集

丹雅深受腿痛困扰,江石为此感到担心,直到凌晨未能入睡。三月和英仁心疼地看着凌晨时分还受腿痛折磨的丹雅。

丹雅向来博物馆找她的江石讲述了儿时在青鹤洞的生活及和镇河的回忆。书英在公司屋顶上用拳头教训了想要拥抱真儿的民俊。

第22集

江石借口要参加年底同学聚会,和丹雅在练歌房唱歌跳舞,丹雅望着江石又唱又跳的样子,感觉自己似乎在向某处陷下去。

惠珠告诉万甲和英子,她同意相亲,也同意结婚。江石询问惠珠原由,惠珠称只有这样做才能阻止江石去干扰贤奎与丹雅。

被裁员的公司管理人员来万甲家闹事,险些和江石动起手来,在一旁目睹了全过程的丹雅为了安慰江石,陪他去喝酒。两人从酒吧里出来,天空飘起了雪花,今天就忍一次,可以吗?江石说着,甜蜜地第一次吻了丹雅

第23集

吻过丹雅的江石提出要丹雅晚上和他在一起,丹雅拒绝了江石的要求,认为那样会让彼此都更加可怜。江石回家后,和父亲万甲边喝酒边交流人生看法,万甲认为人生只有两种,一种是抢夺别人的人生,另一种是被人抢夺的人生。

为准备江石的同学聚会,丹雅和江石练习唱歌和跳舞

第24集

江石找到贤奎打工的地方,请贤奎劝说惠珠打消结婚念头,贤奎要求江石不要让丹雅伤心。江石到博物馆找丹雅,问她是否好奇已打破规则的游戏能否进行下去,丹雅没有回答。丹雅对南教授表示,自己好像走得很远了,感到害怕。

泰英给出院的瑛顺买了做礼物

第25集

参加度假村开张仪式的英仁对三月奶奶拥有股份感到吃惊。滑雪场上,丹雅和东东坐在一起犹豫着不敢滑,江石在后面猛然一推,丹雅失去平衡摔倒。东东和江锡一起滑得很开心。

英仁要为丹雅安排相亲,恰好被江石得知,江石向丹雅提议,在二人的恋爱戏结束前,做完所有的恋人们做的事

第26集

丹雅家门前,江石为丹雅围好围巾,同时请她记住他们曾是恋人。丹雅回到家里,英仁向她提起相亲的事,丹雅拒绝了英仁的好意,称振河很可怜,她无法忘记他。

英仁继续宗家改革,安排男人们清扫和洗衣服,这时瑛顺打来,泰英顺势伪装,以朋友父亲去世为借口溜之大吉。书英与真儿约会。泰英与瑛顺要去超市买咖啡,恰好遇见东东

第27集

丹雅不解江石为什么对他自己那么残忍,劝他珍惜自己,好好生活。江石望着江水,眼里噙满了泪水。看过日出的二人牵着手并肩站着,一会儿,二人决定去喝醒酒汤。

贤奎看到丹雅一大早从江石的车里出来,不由得十分生气。

惠珠的事引出了父母对往事的悲惨回忆,也刺激了江石赚钱的欲望,他决定最后一次与丹雅约会

第28集

江石醉意朦胧中把丹雅叫了出来,告诉丹雅虽然不知自己会做什么,但请丹雅阻止他。丹雅对他表示抱歉,对他说如果自己不想停止,任何人都没有办法阻止。江石听了丹雅的话,脸上露出凄凉的笑容,转身回去。

书英和真儿在一起时恰好被英仁撞到,英仁凭直觉意识到二人关系不一般,于是分别询问二人的心思。

江石矛盾之中提出召开股东大会,并积极奔走,拉拢其他股东支持自己一方。河家的人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采取推迟股东大会策略,并着手做其他股东的工作。围绕着公司的经营权,双方都在摩拳擦掌

第29集

江石向贤奎承认贤奎是胜者,请求他在丹雅哭的时候能在丹雅身边安慰她。贤奎问江石爱不爱丹雅,爱的话为什么把河家的公司搞成那样,难道钱比爱情重要吗?回到家里,江石向惠珠道歉,称他虽然想让惠珠和贤奎好好发展,但却没法办到。惠珠说她很怀念儿时的江石,求江石回到那时候的样子。

丹雅请求贤奎做一天镇河

第30集

江石找到河会长,告诉他这场战斗自己准备了很久,现在想给河会长一个体面退出的机会。泰英听了江石的话,愤怒地揪住江石的衣领,但河会长命令他放手,因为这不是河家的待客之道。河家人因为江石十分恼火,丹雅无奈地望着家人。

英仁把真儿叫到办公室,宣布承认她是书英的朋友,现在书英因为公司的事心情很糟糕,请真儿多多安慰秀泳

第31集

江石对丹雅表示,没有丹雅他会活得很辛苦,镇河在丹雅心中是什么位置都没关系,希望丹雅能在自己身边,丹雅想到为救自己而死的镇河太可怜了,对江石说她不能那么做,但江石坚称没有丹雅他就没法过下去,央求丹雅无论如何都要留在自己身边。

贤奎无法忘却丹雅,终日以酒为伴,惠珠在一边焦虑地望着他

第32集

江石送丹雅漂亮的外套,称要让她穿得厚厚的,抵御从现在开始的冷风。接着他又带丹雅去珠宝店买戒指,看着江石挑选的大粒钻戒,丹雅告诉江石,河家人的结婚戒指不能是钻石的,建议选一个金指环。

江石来拜访河会长,提出要与丹雅结婚

第33集

江石向会长保证,虽然以前的他让会长无法接受他为孙女婿,但他会努力改变,请会长同意二人的婚事。除会长外,英仁和石浩等都认为江石不适合丹雅,不过,会长最终还是决定尊重丹雅本人的意愿,让江石先征得李家父母的同意。

英仁对书英说,即使不是宗孙,人也都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建议他和真儿没有进一步发展之前,结束二人间的关系

第34集

期待见到身世了不起的姑娘的万甲夫妇,见江石带来的女友原来是丹雅,大为光火,认为丹雅曲折的命运配不上江石。听父母对丹雅恶语相向,江石对父母宣布,他已经过够了一个疯子似的斗士的生活,希望活得有个人样儿,万甲盛怒之下打了江石一耳光,骂他因为女人如此,还不如直接朝父亲的脸上吐唾沫。

江石以万甲的名义发出告示,撤回敌对性的兼并,把公司改为共同经营体制,请股东们支持

第35集

万甲盛怒之下给了江石一耳光,大吼着让江石在丹雅和自己之间选择一人。

平村长者来到河家,谈到了书英的婚事,书英对家人们说他已有心上人。瑛顺约出泰英,提出分手,泰英很受打击,瑛顺心里也十分难过,她这么做只是不想让自己的家人拖累泰英。

为不使真儿以后难过,书英声称自己有不育症,并找到河会长,告诉他自己不能生育,河会长听后险些晕倒

第36集

江石星期天早晨早早来到公司,恰好遇到泰英,两个心情复杂的人一起去喝咖啡。万甲家里,惠珠陪父母吃过早饭后,告诉父母,如果他们同意哥哥和河教授的婚事,那么她一定用心治疗,好好生活。

石浩约万甲见面,提出如果李家同意婚事,自己家愿意退出公司的经营,边说边老泪纵横。同为父亲的万甲有所感触,到学校与丹雅见面。万甲决定改变主意,赞成儿子的婚事,且不调整公司经营模式。

泰英与瑛顺重归于好,决定结婚。书英和泰英兄弟二人带着真儿和瑛顺到家里拜见长辈

第37集

真儿和瑛顺第一次登门拜见河会长和家人,两个人紧张得手足无措。河会长对二人说,在当今世人眼中,河家宗家是极其土气的家庭,二人能有心嫁给河家的子孙,十分感谢。接着会长又叮嘱真儿,嫁给宗孙之后就要做宗妇,很重。真儿表示自己一无所知,但有一颗跟着书英去做的心,一定会担负起沉重的宗妇的。一边,瑛顺由于过分紧张,当着河会长的面开始打嗝。

隔日,英子来到河会长家,直截了当地对会长说,无法接受八字不好的丹雅当儿媳。河会长见识了英子的无礼之后,告诉丹雅,心是可以收回的

第38集

丹雅来到英子的病房,对英子说将和江石分手,并说自己不会说谎,不会瞒着长辈和江石见面。英子没料到丹雅会出此言,茫然地望着丹雅,丹雅说她不能再看着江石因自己而疲惫,她对江石的心意是诚恳的,请英子理解和原谅。丹雅离开,英子心中难受,万甲在一边劝解,所谓八字都是个人的想法在作怪。

与丹雅分手后,江石每日借酒浇愁,见儿子如此,表面上取得了胜利的英子也难展笑颜。时间一天天过去,江石决定去美国

第39集

江石神情严肃地和河会长下围棋,石浩劝他们休息,因为劳累了一整天。珠贞接着对江石说,会长非常好胜,很可怕,让江石适当认输,但江石表示,自己对胜负的态度很认真,于是二人继续下棋。丹雅看不下去,趁江锡去卫生间的时间,威胁江石,如果他不认输,她要追究酒店事件。

书英与真儿、泰英与瑛顺,两对新人一起去新婚旅行,瑛顺因为太紧张,新婚之夜喝得酩酊大醉

第40集

万甲要丹雅把她保管的族谱交给自己,她嫁过来之后,大家都成了一家人,心中也就不要有怨气了。万甲打算搬到大房子住,复兴名门宗家,江石和丹雅听了目瞪口呆。英子提出丹雅婚后不要上班,又让丹雅大吃一惊,还好万甲与英子意见不同,支持丹雅继续工作,他认为一个教授儿媳妇会为家门增光。

书英把工资存折交给真儿保管,瑛顺得知后,也去管泰英要存折。瑛顺婚后第一天上班那天,早晨河家人一起高高兴兴出门,晚上,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瑛顺在同事警察的搀扶下回家

第41集

善泰闯进江石的办公室,大骂江石是导致明成集团没落,导致自己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逼江石认错,但江石毫不示弱地指出明成倒闭原因是善泰三兄弟自己不争气,他无错可认。善泰见不能得逞,灰溜溜地离开。

万甲又把丹雅叫到家里谈族谱的问题,丹雅告诉万甲族谱是不能用钱买的,提议万甲兴建新的家族,万甲听了心花怒放。江石和丹雅街头漫步,江石去取咖啡,回来时被飞速驶过的汽车撞倒

第42集

江石被送到医院急救,丹雅在一边泪流不止,护士告诉她江石状况危急,让她立即联系家人。英子听说事故,对丹雅破口大骂,认为是丹雅不好的八字惹的祸,丹雅理解难过的英子,对她的责骂默默忍受。江石需要再次紧急手术,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家人听说江石内脏破裂严重愈加难过,英子对丹雅的怨恨也在加深。

过了很多天,江石一直没有恢复意识,丹雅暗自许愿:如果是自己命运导致江石受伤,那么请让江石醒来,她一定离开江石。许罢愿,丹雅深情地吻了江石,几乎就在同一时刻,丹雅发现江石睁开了眼睛

第43集

善泰绑架了打完工要回家的惠珠,贤奎跑出去后发现惠珠被塞进了善泰的车里,急忙追上去。随后赶到的贤奎也被善泰打晕。善泰给万甲打,让他准备30亿元,否则惠珠会有危险。英子和万甲赶到医院和江石商量该怎么办。

万甲筹钱之际,贤奎趁善泰不备救出了惠珠。贤奎发现自己的心好像不知不觉间被惠珠打动。

真儿生日到了,每个家人都准备了生日礼物,给真儿一个惊喜。书英对真儿体贴入微,同是新婚不久的茉瑛顺顺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儿,可泰英偏偏不是懂得体贴的人

第44集

丹雅告诉江石要去中国一年,江石十分吃惊,追问丹雅逃避的理由,丹雅流着泪讲述了她在病榻许下的誓言:只要江石醒来,她就远离江石。丹雅说她很害怕自己的命运,江石听罢,伸手给了丹雅重重一记耳光,告诉丹雅事故是因为自己的结下的孽缘,让丹雅不要离开。

贤奎向惠珠坦白,自己的心开始一点点向惠珠靠近,可是惠珠不想看到贤奎以后在面对丹雅时苦恼,决定不再跟贤奎来往。为了躲开贤奎,惠珠打算去留学。

江石送丹雅回家,善泰等候在门口,穷凶极恶的善泰举刀刺向江石,丹雅冲上前去,中刀倒地

第45集

丹雅被送进手术室。英仁呜咽着,不解江石刚走过一趟鬼门关,丹雅怎么又遭遇事故。江石失魂落魄地盯着手术室,石浩见血从江石的胳膊上流下来,让他去包扎,但江石根本无心顾及自己。东东在家里对河会长说,他要去向曾祖父祈祷,求姑母平平安安,东东的话令泪水在河会长的眼中打转。

丹雅手术很成功。英子看到丹雅因为江石几乎把性命都搭上了,再也不提丹雅八字不好的话头,还主动取消以前索要的嫁妆。惠珠把丹雅受伤的事告诉了贤奎,贤奎因为不想让惠珠心中难过,没有去探望丹雅。

丹雅身体复元,但由于行凶的善泰还没有落,江石心中不安,为了保证丹雅安全,江石主动向河会长提出,推迟婚礼

第46集

丹雅责怪江石推迟婚礼的事不和自己商量,并提出按原计划结婚,因为她也不放心江石独自一个人。丹雅取得了双方家人的支持,二人的婚礼定在下周举行。

惠珠改变出国留学的想法,重回店里打工。贤奎发现惠珠看到哭泣的小女孩不再发病,露出满意的笑容。丹雅的聘礼送来,亮闪闪的首饰尤其夺目,英仁怕新进门的两个儿媳妇看了心中有想法,为二人准备了特别的奖励。

身披婚纱的丹雅美丽端庄

第47集

丹雅和江石的新婚之夜,江石看到了丹雅肩上的伤痕,十分心疼,向丹雅承诺与丹雅同甘共苦,说罢亲吻了丹雅的伤痕,丹雅泪水止不住落了下来。

贤奎扶着一脸惊恐的惠珠出现在李家,原来二人看电影时电影中的镜头勾起了惠珠恐怖的回忆,贤奎向惠珠承诺,以后一起看电影前,他会先把关看一遍。丹雅和江石结束了愉快的新婚旅行,为迎接二人回家,英仁亲自下厨

第48集

丹雅到婆家的第一天,万甲就提出玩花牌,丹雅虽然很疲劳,但仍陪二胺甲玩到尽兴。丹雅的婆家生活忙忙碌碌,做饭、洗衣服、祭祀一刻也不闲不下来,婆婆英子心疼地给丹雅端来了补药。丹雅融洽的婆家生活让河会长深感欣慰。

英仁早晨起来后突然腹痛,石浩急忙送英仁去妇产医院,英仁过度疲劳导致出现流产征兆,医生叮嘱英仁要好好休息。英子得知英仁原来有孕在身,和丹雅一起到医院看望英仁,离开医院时,恰巧见万甲搀扶着一年轻女子从面前经过

第49集

万甲被误解为有了外遇,一进家门就遭到了妻子声色俱厉的责问,万甲忙着解释中又不小心说出了江石帮他掩盖宾馆事件之事,这件事变得越描越黑。英子伤心之余揭露江石跟着万甲去过包房,告诫丹雅从一开始就不要太相信丈夫。

第二天英子带着丹雅去证实万甲的辩解是否真实,在确信万甲只是好心地帮别人忙之后,英子才算消气。

瑛顺怀孕,全家人都很高兴,但真儿心里却不是滋味。爷爷叫来书英,让他正式对外宣称是自己不能生育,通过这种方式保护真儿免受别人指指点点,因为保护了宗妇就是保护了宗家

第50集

姑奶奶珠贞终于打探出了河氏宗家的秘密,原来自己与河家没有血缘关系!珠贞深受打击。珠贞又从三月奶奶和石浩那里证实了这一说法,想起已故父亲,珠贞难过得大哭。三月把珠贞已知自己身世的事告诉了河会长。夜深了河会长一个人在外面等珠贞回来,告诉珠贞她是上天赐给河家的孩子,一番真诚的话语再次感动了珠贞。

李家再玩花牌,这一次万甲在丹雅的配合下赢得很开心。输牌的江石在门口遇到了送惠珠回家的贤奎,邀贤奎一起玩花牌,贤奎欣然同意

第51集

三月情绪低落地丹雅说,自己不想给河家添麻烦,但不知现在怎么会这样,丹雅抓着三月的手安慰她,她一辈子都在为河家操劳,现在应该多休息休息,身体有点不舒服也不要担心。河家的人都为三月的状况担忧。

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三月一日犯糊涂时告诉丹雅,她很想有来生,来生她要做小姐。原来三月一生一直默默地喜欢着河会长,三月的话令珠贞等唏嘘不已。三月的病情不见好转,丹雅想安排三月去养老院,真儿表示,她愿意当亲奶奶一样侍奉三月,家人都很感动。

金善泰在电脑上敲完字后自杀

第52集

丹雅得知江石现在在上被传成邪恶的商人,逼死了金善泰,而江石为了不让自己担心,都没有告诉她此事。晚上丹雅在家门口等着江石下班,江石回来交给丹雅一个盒子,告诉她这是从老人专门医院工作的朋友那里拿来的提醒老人吃药的工具,丹雅很感动,抓过江石的手,对他说以后有事要一起面对。

江石可能被检察部门调查,万甲和英子对自己多年来的经商方式悔恨不已。河会长向子孙们宣布,他的遗产将一分也不留给家人,河家子孙欣然接受。

江石接到,第二天接受调查。第二天晚上,夜很深了,丹雅一直在门外等江石归来

第53集

丹雅担心江石,以不停地做家务来排遣心中不安,英子和万甲见丹雅饭也不吃终日干活,很担心丹雅的身体,惠珠劝丹雅休息,丹雅为自己让家人担心而抱歉。江石终于接受完调查回家,河会长一家也放下心来,河会长叮嘱江石以后要多检点,江石表示他已经深刻反省。

书英、泰英、江石带着妻子们一起去度假村,真儿、瑛顺、丹雅三人在一起各自夸赞起自己的丈夫

第54集 (大结局)

珠贞得知河会长原来并非河家的亲子孙,很受冲击,喝得酩酊大醉回家,问河会长一辈为河家操劳,有没有后悔过?接生婆婆的孙子用河会长的身世秘密敲诈珠贞,接生婆婆得知后,来见河会长。河会长召集河家所有子孙,公布了自己的身世。

一年后,东东和河会长一起照看刚出生不久的妹妹和叔叔,江石陪挺着大肚子的丹雅回河家。产期临近的丹雅在河家生下了一对胖小子

大连国际航运中心框架基本形成
武大约炮学霸疑道歉承认与多名女性约炮否认与14岁少女发生关系
北京和颜美帕首开水光体验官免费体验日式医美蝶变

猜你喜欢